移动版

云内动力'AB混改'疑云:'世界铜王'加持 隐现国资身影

发布时间:2020-04-16 02:49    来源媒体:金融界

去年的九鼎新材、今年的云内动力(000903),“世界铜王”王文银兵锋所指的股票都瞬间暴涨。近日,在传出王文银拟参与云内动力混改并且剑指控制权之后,云内动力迅速收获5连板。

根据相关消息,本次混改主要由云南当地政府主导,也是由当地政府与王文银方在协商相关事宜,而且双方至少在今年3月初就已经开始密切接触,而近期仍在“开会、协商”之中。不过从混改进程披露上看,王文银手头似乎也并不宽裕,曾因“未缴纳保证金”连续两次顺延,而天眼查显示,正威集团旗下公司近年来也涉及数十起股权质押和动产质押融资事件。

此外,本次混改方案拟引入A、B两家民营投资者,其中王文银旗下公司扮演A角色,而另一家公司云南卓岑商贸有限公司则充当B角色。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了解到,前述B公司与国资关系密切,民营成分并不单纯,与方案设计初衷存在逻辑上的背离。

“世界铜王”又出手

推行了三年的云内动力混改,在春节后迎来实质性消息,公司股价也走出翻倍行情。

云内集团从2017年11月份就开始启动混改,到目前已有2年多的时间。根据最初方案,云内集团意欲引入两家投资者,共计出让55%的股权。但是,在去年12月1日,云内集团在公布的混改进展中更改了方案,拟用公开挂牌的方式引入两家民营企业A和B。

根据当时的方案,云内集团在北京产权交易所公开挂牌,拟募集资金不低于41.66亿,对应持股比例为61%。拟征集投资方数量为两家,即投资方A和投资方B,A持股51%,B持股10%;增资完成一年内,A将所持10%股权转让给集团员工持股平台,剩余39%则由昆明国资委持有。

混改完成后,云内动力将形成民营投资方A、昆明市国资委、民营投资方B和员工持股计划分别持股41%、39%、10%与10%的格局。

最终,在4月1日,云内动力公布了民营投资方A,公司称云内集团本次混改项目已征集到意向投资方A一家,为全威(铜陵)铜业科技有限公司,该意向投资方已向北京产权交易所提交了申请资料且缴纳了保证金。

正是这则消息,使得“世界铜王”王文银身影再次出现在A股市场,也引起了云内动力近期的五连板。

天眼查显示,全威铜业的两位股东为深圳正威集团有限公司、正威国际集团有限公司,分别持股51%和49%,实际控制人就是去年成为九鼎新材实控人的王文银。而王文银也因拥有20多座矿产,矿产总价值超过10万亿元,被外界誉为“世界铜王”。

不过云内动力也在4月9日收到深交所关注函,要求就公司以增资扩股方式引入民营资本的混改事项,自查确认是否存在应披露而未披露的重大信息,公司基本面是否发生重大变化。

曾爆炒九鼎新材

根据公开资料,王文银1968年生,安徽安庆潜山县人,也有着“安徽首富”之称。

根据公开资料,王文银起步和发家均在铜矿领域,并且因1997年亚洲金融(港股00662)危机、2003年非典、2008年金融危机、2013年伦敦铜价跳水等时期多次行业抄底而闻名。他控制的主体正威集团从2011年开始进军半导体和高新材料等产业链。

正威集团自从2013年进入《财富》世界500强之后,近几年从未缺席。在2月26日的《胡润全球富豪榜》中,王文银以1020亿元人民币的财富排在了102位。根据正威集团官网介绍,2019年,集团实现营业额逾6000亿元,位列2019年世界500强第119名、中国企业500强第29名、中国民营企业500强第4名、中国制造业企业500强第7名、中国民营企业制造业500强第2名。

王文银及其控制的正威集团,一直低调潜行,直到2017年才表态要进军资本市场。而去年的九鼎新材是王文银拿下的第一家A股公司,并因此在资本市场名声大噪。

去年7月17日,九鼎新材公告称公司或将易主为正威集团,王文银身影进入资本市场。九鼎新材股价在之后的27个交易日,录得15个涨停,股价整体涨幅302.69%,成为当时A股市场最靓的仔。

在王文银拟入主九鼎新材的消息传出后,当时除了资本市场反应激烈外,行业人士也对双方的新材料合作寄予厚望,不过也有人指出“爆炒过后终究一地鸡毛”。但如今将近9个月过去,九鼎新材股票终究没能摆脱大多数“爆炒股”过山车行情的宿命,九鼎新材股价在去年9月6日冲上32.55元的历史高位后,开启震荡下跌模式,如今股价已回到14.88元位置。王文银与正威集团至今在九鼎新材的业务经营上未见实质性动作,只在去年12月13日以750万元转让风电复合材料孙公司科左九鼎。

根据2月末发布的业绩快报来看,2019年,九鼎新材营业收入为9.85亿元,同比下降8.01%;净利润为2542.28万元,同比增长36.65%。公司将原因归结为,整合内部资源及深入推进卓越绩效管理、阿米巴经营模式,成本降低;优化产品结构,盈利水平提升。

不过与入主九鼎新材主体均为正威集团内部成立不久的新材料子公司不同,此次王文银参与云内动力混改,不但亲自带队与云南当地政府多次会面,而且参与主体也属于正威集团已经设立超过10年比较重要的子公司——全威铜业。

根据公开资料,全威铜业起步于王文银在2005年签约安徽铜陵的一个30万吨光亮铜线杆项目,2009年正式设立,2010年即成为安徽省首个年营业收入超百亿的民营企业,2019年安徽民营企业百强榜单排名第一,2018年营业收入748亿元,并在去年8月份与安徽铜陵签约年产10万吨高导新材料项目落户当地。

“首富”也不宽裕

本次王文银与云内动力的连结,从公开消息上看,在爆出正威欲参与混改前,王文银已多次与云南当地政府接触。

云内集团的前身是云南内燃机厂,成立于1956年。公司官网的信息称,云内集团是中国内燃机行业的排头兵企业,公司1999年上市,主营业务为发动机业务和工业级电子产品业务,主要产品包括车用柴油发动机和非道路柴油发动机,工业级电子设备及系统等。

上市近20年,云内动力的营业收入从1999年的3.64亿元,上升至2018年的65.33亿元,净利润从上市初的0.54亿元上升至2.32亿元。而且这样的业绩还是在公司2017年开始,分别以8.35亿元、8697.6万元收购了铭特科技100%股权、江淮潍柴100%股权的基础上才达到的。

根据公开消息,以王文银为代表的正威集团与云南省政府人员早已有接触。如今正威集团官网新闻的前三条均为云南省地方政府官员会见王文银一行或与之座谈的消息:“4月2日,王文银主席率团赴云南省考察投资环境,受到云南省委常委、昆明市委书记程连元的热情接待和亲切会见”,“4月2日,云南省人民政府副省长董华亲切会见了赴云南考察的集团董事局主席王文银一行”,“4月2日,云南楚雄彝族自治州州委书记杨斌会见了在云南考察投资环境的集团董事局主席王文银一行”。

有细心投资者也发现,王文银等正威集团人员在3月10日已经与程连元等有过会面。目前正威集团官网已将相关新闻删除,但作为徽商全球理事会主席团终身主席,王文银的相关行踪在徽商网也极为受关注。徽商网上依然可以看到,“3月10日王文银率团赴云南考察投资环境,程连元热情接待”。

另外根据线索,在此之前王文银已经与云南地方领导有过较多会面,在4月2日与程连元和董华的会见新闻中,有这么一句话“为深入落实陈豪书记(云南省委书记)、阮成发省长(云南省省长)会见集团董事局主席王文银时提出的深化全方位合作、助力云南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指示精神”。

记者也注意到,3月10日、4月2日的相关会见中,均有云内动力董事长杨波的身影。对照云内动力的股价走势,公司春节后第一波涨势正式发生在3月10日前后(3月6日至3月12日云内动力股价5天涨44.86%)。紧接着3月19日在云内动力公布的混改进展中,第一次披露已有意向投资方向北京产权交易所提交了意向投资申请,但未完成缴纳保证金等报名手续。

结合事件后续发展,该意向投资方应该即为正威集团方,但后续可以看出正威集团的资金似乎并没有与之身价对照的宽裕,3月20日、3月27日云内动力混改连续两次顺延,其原因均为“未缴纳保证金”。直至4月1日,云内动力披露意向投资方全威铜业已缴纳保证金,正威集团及王文银才正式浮出水面。

而且,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通过天眼查发现,无论是世界500强的正威集团还是本次直接参与混改的全威铜业,近年来资产质押情况明显增多。正威集团旗下公司涉及股权出质情况49件,其中全威铜业有3次股权出质,所有49次股权出质中36件发生在2019年以来;动产质押事件方面,正威集团旗下公司也有17件,其中全威铜业动产抵押事件6件,全部为借款合同,涉及被担保债权数额共计14.16亿元,质押物品以拉丝机、电解铜等公司生产设备物资为主。

另外,就在不久前的4月8日,正威集团以及王文银控制的河南金属交易中心,因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而被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强制执行。

神秘的投资方B

在王文银确定云内动力混改A席位后,B席位征集旋即有了结果。4月6日晚间,云内动力公告称,4月3日公司即接到云内集团通知,混该项目已经征集到投资方B一家,为云南卓岑商贸有限公司。

天眼查数据显示,云南卓岑是一家刚成立不久的公司,公司成立于2019年6月3日,注册资本500万元。该公司也被不少投资者认为只是代持而已。公司经营范围包括玻璃的销售、生产、加工;建筑节能玻璃、建筑材料的研究、开发、应用、技术推广、技术服务等。

云南卓岑的法定代表人宋盛霖,其也为持股100%的股东,另外天眼查显示宋盛霖还是云南安润建设有限公司(安润建设)的法定代表人和执行董事兼总经理,两家公司注册地址显示均在昆明西山区万达广场8栋2701。安润建设为云南安润创展科技有限公司(安润创展)间接100%持股的孙公司,安润创展简介称,其是由云南省雄楚煤业有限公司、云南煤矿安全技术中心、贵州省煤矿设计研究院三方共同出资设立,系国有控股企业。

也就是说这家新成立的投资方B,有着很深的国资背景关联。云南楚雄彝族自治州州委书记杨斌4月2日也曾会见王文银一行,楚雄自治州正是安润创展大股东雄楚煤业所在地。

对于投资方B云南卓岑的情况,云内动力证券部工作人员表示:“不太清楚背后的股权事情,但混改方案要求的资质是民营,它也通过了初审,民营的资格应该是确定的。”

了解云南当地混改的人士对记者表示,国资在股权上可能会做出一些让步,但在控制权上不大可能让位给民营,“云南上市企业本来就少,在控制权上一般国资具有一票否决权,从而达到国有和民营活力之间的一种平衡”。 不过对于公司未来实控人一事,上述工作人员也表示:“如果混改完成,按照方案规定的股权比例执行的话,实际控制人会变成相应的民营投资方。”

本轮云南的国企混改,是从2014年开始,云铝股份、云南旅游、驰宏锌锗、云南白药等均是混改所涉及的上市公司。从混改情况看,云铝股份、云南旅游、驰宏锌锗等A股公司实控人已经从地方国资委变更为国务院国资委,中铝集团、华侨城等央企入局;云南白药则是成功引入民企新华都集团和江苏鱼跃集团战略投资。但即便是云南白药在大力引入民资战投后,从实际股权上看民资依然未能成为公司实控人,根据云南白药2019年年报,公司为无实际控制人状态,云南省国资委与新华都及其一致行动人在云南白药的持股比例均为25.14%。

从整个事件来看,云南当地政府与正威集团双方是共同决定云内动力混改走向的主体,上述云内动力证券部工作人员对于混改事项表示:“具体我们就不清楚,是(正威)跟政府直接谈的,上市公司没有直接参与,我们只是相应的履行信披义务。”

从公开信息上,除了前期云南当地政府与王文银方的频繁接触外,记者从相关知情人处了解到,近日双方还在继续就混改具体事项“沟通、开会”,正如云内动力在混改进展中所说的,“上述两家意向投资方能否审定通过尚存在不确定性”。问及此事,云南当地国资委人员则对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表示:“这个事情涉密我们也不便告知。”

不过,在二级市场,云内动力股价又进行了第二波拉升,从4月2日至4月15日,9个交易日时间涨幅达56%,期间6个交易日涨停。

值得注意的是,云内动力在混改期间在A股还进行了一场商业并购。2019年10月20日晚间,云内动力发布公告称,为掌握电控的核心技术,加快转型升级的步伐,公司溢价逾三成收购蓝海华腾18.15%的股权,成为其控股股东。不过该事项也因为公司处于混改过渡期而被延缓审批。也就是说,倘若云内动力的混改计划完成,蓝海华腾的股权转让在顺利实施,王文银或将控股三家上市公司。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